和浪一起生活

文/RIVER  圖/小佳

地球–難道這不是,你所欲;生起,再一次隱形,在我們體內    –里爾克

 

   

    旅遊是永不過時的顯學,麥可.克萊頓的「旅行開麥拉」這上下兩本書,是我認為多面向的旅遊之書,各層面滿足讀者的胃口與好奇心。從最物質的科學性經驗–當醫生;最不平凡的感官壯遊–旅行;到失落的人際關係–愛情;還有心靈深戲的經驗–創作:以及越旅行越裡面的超越體驗–靈修。

    作者麥可萊頓可謂這社會頂尖的佼佼者。有著嚇死人的資歷:在高中時便遊遍美國四十八州與墨西哥、歐洲等五國。就讀哈佛醫學系時已撰寫驚悚小說維生,曾在劍橋教書,並擔任博士後研究員。

    但這位樂於體驗的男人沒有停下來,他放棄了優渥的醫生生涯,轉進好萊塢成為「科技–驚悚」電影之父;「急診室的春天」獲八座艾美獎;他的小說被譯成二十四國語言,以及兩度獲得艾倫坡年度偵探小說獎。紐約時報封他為十年來四大暢銷作家之ㄧ。

    我們六年級生集體記憶的重量影片「侏儸紀公園」「失落的世界」「旭日東昇」等,都是出自於他手中。老實說那些電影精彩有餘,但濃濃的好萊塢味與脫離真實的簡化思,缺乏餘韻。但「旅行開麥拉」這本書,我倒覺得挺真誠有趣。

  

    浪的出現改變了我的生活。這間原本走廊陰暗,傢俱厚積灰塵的屋子,如今充滿空氣、陽光、迴音。           –帕斯

 

    作者在書中描述,學醫期間曾在不同醫院與不同醫生、病人、難題打交道的體驗。他本可安穩的當醫生下去,卻因為身為創作者的細膩敏感,讓他覺知到現代醫療缺乏對人本的關懷,與體系的沉苛。於是他帶著科學式思考與醫學背景,以及縝密的邏輯,投入編劇與寫作。更重要的,他想要真實的體驗生活,與浪一起生活,而不是在岸上安全的觀望。

  

    我若擁抱浪,它會洋洋得意。把身子挺的像白楊樹的莖一樣高,隨即細瘦的身子又化作噴泉或白色的羽毛…                –帕斯

 

體驗–是本書的中心思想。你必須親自去感受、體會,勇於去接觸、遭遇。作者認為生命中沒有比直接經驗更珍貴的事,麥可.克萊頓厭倦現代西方社會老是被抽象理論、資訊結構所包圍。那切斷了原始活生生的能量,生命應是永不歇止的創造;而豐盛的世界等著我們去體驗。

    旅行讓他找回真實經驗,也讓他更認識自己。

   於是他開始找尋生命意義,大量看靈修書,徹底的轉換了科學式腦袋。看見了飽含的詩意,以及每樣東西純粹發亮的品質。另一方面大步往前,經歷生命的各式壯遊。他的旅遊也是常人所不能及,各種離奇的體驗挑戰身心感官極致。

  

     受制於月亮星辰,而且易受其他世界光的影響。它改變心情和外貌的方式令我歎為觀止,但每回潮汐一樣可以制人於死地。                  –帕斯

 

    在博內爾島的搏命潛水、在馬來西亞原始雨林尋訪巫醫、看絕種海龜;在肯亞與野象緊依過夜;在大溪地被鯊魚群圍繞;到中非和大猩猩廝混;在吉力馬札羅火山冒死攻頂;到韓札尋找香格里拉…。令人心生嚮往,且嘆為觀止。

    動人的是,但作者並沒有美化或突顯其過人的意志。而是透過旅遊,他發現內在潛藏的死亡欲望,不能停止的控制與怯懦。透過旅遊,一次次與和自己內在的恐懼與侷限搏鬥,整合出新的自我–靈魂鍊金術。

  

或許那不存在於海浪中,那易受傷害又步向腐朽的隱密地方。那使一切連鎖 痙孿挺出,而後暈厥的電鈕。                         –帕斯

 

而最令人嘆為觀止的,是「旅行開麥拉」後半段,詳盡鮮明的「超自然靈性體驗」。從心理分析、靈媒通靈、塔羅易經占卜、靈氣脈輪、靈魂附體、能量色光,還有運用意念讓湯匙變彎的超能力等等,屬於某種超越時空的旅行。

    重點不在於這些讓人絢目的「超自然」體驗,與匪夷所思的怪力亂神(麥可.克萊說,對我而言很多靈異現象最後都會產生無聊感),重要的是深入自己無意識中,找尋生命的智慧與領悟。水平橫跨了千山萬水的體驗,與靈魂深度縱軸的旅行;最終發現,人就像一顆洋蔥,這種藝術包含了剝到最深處的核心。

  

如月的黑,浪做夢說夢話。夢見極地,夢見自己變成巨大的冰塊,在漫長色夜空下航行                                     –帕斯

 

我要回應 

Facebook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