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竹簡書

文.圖/小佳

    《生命竹簡書》是在暑假前才剛剛結束的課程,也是我帶這這一批中年級的孩子,在四年級課程結束前的最後一個創作。當初會想設計這個課程,其實是看了陳正芬老師在2005年出版的《天才的創意作業簿》,裡面介紹了各種創意的手工書,並透過手工書來發展多元的學習。書裡面就介紹了如何利用冰棒棍來製作竹簡書時,我立刻就對這樣的形式產生了強烈的興趣,一條一條的竹簡,要編起來就不容易,不但可以訓練耐心,也可以加強手部小肌肉的訓練(這幾年在教學時嚴重的發現小朋友的手越來越不巧,很多人無法利用手完成很精密的工作),再者,這樣的形式也很適合我希望他們在上五年級之前,能對自己過往的生命作一個好好的檢視。
    10-11歲的孩子,這個年歲對自己的生命做檢視,會不會太早了些?的確當時在設計課程時,心裡也反覆掙扎了一番,然而這幾年與同事在課後的討論時,不少人會提到,現在的孩子比以前更早熟,而且很多孩子在四升五的暑假結束後,回到學校,似乎就有了很大的轉變,不管在個性或態度上,都有些不同。於是,這更促成我想在這個時間點試試看,讓自己與孩子一同思考及回顧一下自己的生命。
    我的課程是以《地圖》為切入點,四年級的社會課剛好有學到一些地圖的知識,他們會懂得去閱讀一般比較工具性的地圖,也等於能用一個比較全觀的視野去看待一個地域,而我希望他們做的是保留這種全觀的視野,而利用這種視野來看待自己的生命及生活週遭。

↑相同地域但不同的地圖呈現方式,能讓孩子較容易思考針對不同的使用者如何設計不同的地圖

    首先進行的是《地圖研究》,先從工具性的地圖出發,我展示了一些我收藏的地圖,也讓孩子將自己手邊收集到的地圖帶到學校來,仔細的觀察每個地圖呈現的方式,不同的符號標示,並與同學討論不同的使用對象是否會影響到地圖的呈現。有個孩子帶了宇宙的星圖來,讓我的印象非常深刻。

↑網路上流傳的《台灣版世界地圖》也解構了孩子對地圖的刻板印象,也讓他們思考,作者的情感可以如何改變地圖的樣貌

↑也讓他們參考高年級學生畫的《鄧公感官地圖》,了解如何將自己生邊的事物畫成有自我情感的地圖

       接下來我讓他們畫自己的《身體地圖》,先讓他們尋找自己身體上的一些痕跡,有些痕跡是與生俱來的,像肚臍,是你與媽媽的秘密通道;屁股上的那塊痣,聽爸爸說是被天神踢了一腳留下來的。有些痕跡是後來才加入的,有人把手錶拿下來,發現自己的手上出現了一個天然的白手環;有人的腿上有滿滿的紅豆冰,提醒自己與蚊子的戰鬥還再繼續;還有些痕跡不一定會常常出現,但偶而會跑出來一下,例如,上台發表時手都因為緊張而抖個不停;跑完步後滿臉紅通通,臉熱的像火山。讓孩子找尋自己最特別的身體痕跡,並把它記錄下來。

    最後進入我們的重頭戲《生命竹簡書》。在開始做竹簡書之前,孩子必須先寫下自己的生命大事記,我分了四個階段請他們思考,出生、上小學之前、1.2年級及3.4年級,接下來才開始進入竹簡書的編製,編製完成後,他們在其中一面寫上自己的大事記,背面則畫下自己的生命地圖。

竹簡書製作步驟:

1.這次選用比冰棒棍寬的壓舌棒製作               2.將要製作的壓舌棒都先捆在一起

3.在棒子的前後兩端都劃上記號

4.用刀片刻出凹痕                                       5.用線在刻好的凹痕上打兩個死結

6.將上下兩邊,每一片都串聯起來

7.最後把兩邊的的線綁起來即完成

↑在其中一面寫大事記,另一面畫圖

↑有孩子與爸媽一同回顧他的《生病史》

↑有人在竹簡書中寫下自己對社團的堅持以及家人的反對

↑有人的出生寫的像故事一樣精采

↑孩子回家把自己出生的資料調查的非常仔細

↑非常認真的撰寫大事記

↑背後的圖畫充分顯現自己的興趣–熱愛創作及歌舞

↑把自己發生過的大事畫成一座獨一無二的島

↑仿真實地圖的呈現畫自己的生命地圖

↑畫地圖時,把自己生活中的大事劃分成許多不同的時期

↑活潑而有趣的呈現自己生命的樣貌

↑這個孩子的大事記是這樣寫的:「十二月的某一天,聖誕老公公送給我們家一個超大的禮物;小時後誤以為芥末是軟糖,居然吃了一堆下去。」

↑努力畫呀畫

↑耶!我完成竹簡書了!

    這個課程結束後,我自己的內心受到蠻大的震撼,改他們的作品時常常都熱淚盈眶,平常一周頂多與孩子接觸三小時的我,藉著這樣的課程,看到我所教的每個孩子,都是多麼的獨特,有的孩子的竹簡書洋溢著幸福,有的孩子的竹簡書充滿著驕傲,有的孩子描述著自己被罵的歷史,讓我不得不問他,你是不是少紀錄了一些生活中其他的片段,有的孩子充滿了交友的困擾,有的用極大的勇氣,面對他生命中發生的點滴。我把這次的作業與導師分享,有的導師甚至邊看竹簡書邊打期末成績單的評語,因為即使是每日與孩子相處的導師,也在竹簡書中發現許多他不知道的細節,透過這個作品,他更了解孩子的一些狀態;也有些始終寫不出來的孩子,在我與導師談過後,能讓我用另一種方式,試著去引導他們,或者又給了他們更多的空間;當然,我明白,有些孩子並沒有寫出真話,也有些人默默跳過了一些重要的片段,因為他還沒準備好面對,也或許,他還不夠信任我。
    學期的最後一堂課,我發下了竹簡書,希望每個人都能回去再看看自己寫的東西,想一想自己當初為何挑這些事情記下來,沒被記錄的是真的不重要呢?還是你不想記呢?也希望他們能好好保管這個作品,因為每個人都是這麼的獨特,每個人紀錄的生命,都與他人不同。

我要回應

Facebook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