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版畫思潮-論版畫慣性思維的擴張2

  鄭政煌 木刻版畫 2011

 

文/ 鄭政煌

.      版畫創作的技術繁瑣:

         版畫製作從草稿繪製、製版,經由印刷到最後作品完成,需要較長時間與繁瑣的工作程序,以及事前相當完整的分色、分版計畫,其程序是較一般繪畫性創作來的繁瑣。二十世紀生活形態趨於複雜煩悶,快速生活步調及令人不安的環境,都使人難以平靜思考與應對,情緒之抒發大都以語言、行為直接發洩,而傳統版畫製作形式與方法和現代生活步調顯然不同,在表現上隸屬間接性藝術,是需將時間延後的表現方式,從構思到完成需要相當繁瑣的技術程序。版畫在製作時經由草稿繪製,透過色彩分析、詳細分版計畫至版材刻製完成,最後經印刷程序完成作品,到此時才能見到作品的全貌,故在表現上不如其他藝術創作來的直接與暢快,表現個人情緒上不能得到及時的抒解與快慰,使人認為版畫無法痛快直接的呈現個人內在情緒,在面臨創作形式的選擇時,常放棄以版畫為創作模式甚至排斥版畫,使願意從事版畫工作者銳減。 

版畫的製作比起其他繪畫作品,需要更費時、繁瑣的步驟,所得的報酬與評價遠卻反不如其他藝術工作者,版畫家又常為其他美術家將做品轉成版畫的印製,似乎在台灣也易造成誤解,以為版畫只是美術代工而已,當然在選擇創作形式時許多人會放棄以版畫為表現方式。 

 

.    版畫創作需要特定的機器與工具:

        有心從事版畫工作者,要從事版畫藝術創作,首先會面臨到第一個問題,如何取得版畫所使用特殊工具。一般而言,除了製作凸版畫是可以手工完成以外,其他版種皆需一些特定工具與機器才有能力完成,而這些工具與機器價錢昂貴,非一開始從事版畫創作者所能擔負,成本負擔遠高於其他創作,以製作凹版畫而言,需要各式滾筒多支以應付套色需求,而一些日製的大型滾筒動輒需要上萬元的費用,凹版製作亦需壓印機作為輔具,全開壓印機國產與日製的價格大約需要六萬到三十萬元上下,且包含製版版材及印刷紙張都需較多數量(套色需多塊版材)的準備且單價昂貴(因製作版畫人口少,需進口材料故價錢拉高),故要布置一間像樣的版畫工作室所需費用不斐,這對剛開始想以版畫為創作者是筆沈重的負擔。版畫也因印製機器及版材有尺寸限制,故無法印製超大型的作品,間接也影響版畫創作之自由度,然有些作品需要較大的尺寸才能展現氣勢與能量,這是版畫先天的限制,阻礙了青年學生學習版畫之意願,常造成有心從事版畫藝術創作的退卻,因而改選其他表現媒材,這實在是相當可惜。

 

.    版畫工作室數量太少:

         社會環境上主客觀因素,台灣具備一定規模且能提供技術支援的版畫工作室數量太少,除了一些國立大學版畫工作室,其設備齊全,足以提供學生學習版畫的技術與工具。而對外開放的私人工作室僅有AP、火盒子,互動版畫工作室等,雖能提供相關技術與創作空間,然而這些有限空間並不能完全吸納美術系的畢業生與對於版畫創作有興趣者,及他類畫家印製作品的機會,這也是阻撓版畫發展的重要因素之一。加上台灣私人版畫工作室,因現實條件不足,空間大都過於狹小,僅能作版畫推廣教育,似乎無法騰出適當空間供其它藝術家長期創作,以培養成一群穩定的版畫愛好者與擁護者,致使版畫製作無法擴充到上層的美術人口,如能讓這些優秀畫家也能投身版畫創作,因自身參與版畫製作更能體會版畫的趣味,當能改變世俗對版畫的低調評價並產生認同,在社會上發揮潛移默化作用,改變人們對版畫的刻板印象。

 

.    版畫工作者創作高度的不足:

         對許多版畫工作者而言,雖在技術花費相當大的時間與心力鑽研,卻對版畫創作思考有明顯不足之處,或對版畫語言與繪畫本質的瞭解、詮釋不夠,導致創作方向有所偏差,版畫失去在繪畫創作該有的動力,製作了許多不具創造力的作品,其影響力因創造力不足而逐年遞減,進而淪落於繪畫藝術的次殖民地。

早期版畫本具印刷宣傳的功能,致使版畫有段很長的時間是做文學插圖的工具,以模仿成名畫家的作品為任務,或模仿其他繪畫的樣式、肌里為手段,也因其高超複製技術而得到世人的讚賞,而版畫技術的發展多圍繞在此一目的,鮮有獨立以版畫為創作媒材在藝術做出創新,強調版畫特質做為藝術本質討論的開創性形式。

 

   杜勒「亞當與夏娃」聖經插圖 

中西方的傳統版畫多做為宗教、文學插圖及民間商業用途 

 

         現代版畫家與早期版畫家之任務不同,應要擺脫純為模仿他類繪畫的習氣。然而,不幸的是許多版畫家至今仍難擺脫此無形禁錮,常用高超技術模仿其他繪畫材質特性博取世人讚嘆,以追求技術達到亂真的程度為榮耀,嚴重喪失版畫媒材的主體性,使版畫中其他媒材不可取代的特質遭到壓抑、無法發揮特性,抹煞版畫藝術的獨特性,同時也禁錮版畫家的思想和冒險性。當然,作品呈現的張力也不如其他媒材來的震撼,既然只是複製模仿他類媒材,當然就會淪為其他繪畫的附庸,無法引起其他藝術工作者的重視,得到對創作應有之尊重。

         目前,許多版畫作品對於當代性實驗不足,版畫家失去對當代環境變化的敏感度,其個人風格形式未融入新時代所鎔鑄的文化氛圍,當代城市化氣壓所夾帶的影響,未在個人體驗及畫面上發揮啟迪作用,一味只在舊有的形式思維中打轉,或只安於插畫風格的趣味和形式,或沈溺在沈悶的擬似超現實主義風格中無法自拔,逐漸失去藝術生命力。失去活力的版畫作品,當然引不起對藝術高度敏感的美術學者與評論家之興趣,加上前瞻性不足無法拓展在藝術圈的影響力,導致版畫逐然流放於藝術的邊地。

所以,真正造成我國版畫藝術發展的瓶頸,其主要原因並不在於版畫技術的匱乏,而是版畫家創作思惟的不足所致,未站在藝術的高點來凝視創作,許多版畫工作者似乎未能真正涉足版畫藝術創作的殿堂中。

 

待續

 

Facebook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