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版畫思潮-論版畫慣性思維的擴張7

鄭政煌 黑色隱喻(3  

複數的商業行為不該成為創作包袱,藝術表現需更自由開放,不再拘泥題材、媒材等限制,大膽嘗試各種形式的可能性。筆者嘗試將剪紙與版畫做結合。  


  

二、    複數的迷失:

        一般我們談論版畫常津津樂道於版畫的複數性,因能將單件作品複製成多數,透過數量的優勢使作品更具流通性與收藏性,但不知覺中因商業的複數性過份被強調,而形成了一道複數的迷咒,緊緊箍住版畫家的思想。為什麼複數性反倒變成版畫之迷障,只因將複數性著眼於形而下的層次做技術和商業性思索,與宣傳、流通概念結合的過於緊密有關,過份偏頗強調宣傳流通性的複數性格,是把版畫往工藝品的層次靠攏,容易傷害版畫之於藝術創作的獨立與價值,造成以創作為目的之版畫工作者的錯誤價值取向偏離創作脈絡,導致版畫的藝術純粹度銳減。創作者並非將複數性著眼於創作思考之需要,只為商品流通顧慮,希望能透過數量的優勢在銷售上薄利多銷,增加自己知名度與金錢收入。版畫家思想受此觀點的制約,全然失去版畫複數的獨特性,當我們在展場欣賞版畫時,觀眾不能欣賞到複數性成為創作思維的必然,當一件以複數為主體的作品喪失複數特質時,當然會削弱版畫的完整性及特有的魅力,故複數性反將版畫藝術推向美術商品的工藝性格中,人們自然不會給予較高的評價。

       如此,我們應回頭思考「創作型版畫」之版畫家,如何面對創作上複數性的問題,而非商業上複數的需求,何況台灣沒有過多的熱情收藏版畫,造成版畫的收藏市場萎靡不振,更因單一作品的迷思,使藏家多不願收藏複數作品,使同件版畫複製作品的成交量多在個位數中,既然市場的收藏量不大,那印製數量過多既不符合成本,很容易造成創作者收藏上的困擾與負擔。對於「創作型版畫」之版畫家,應思維商業的複數價值,在此階段是否該調整策略,將複數性納入創作來思考以延伸其他可能的方向。這裡提供兩個思考方向,供版畫先進做思考的潤滑液,作為思考延伸的觸媒。

 

1. 複數性思維:

        複數性思維應回歸創作脈絡,與創作做緊密結合,考慮複數性在創作與呈現上的必然效果,不再只做商業考量停留在商業的複數性上。應將版畫的複數性及流通性提昇為形而上的論述及表現形式,將複數擴張的概念轉化成創作內容不可分割的部分,把作品之複數與流通性轉變成展出的必然效果,使此特點不再獨立於創作之外。

        例如,將單件作品印製成十、百張作品同時展出,以數量上的優勢造成視覺張力,呈現數大便是美的視覺經驗,又能點出當代生活的重複性格與制式化之單調節奏,將複數性與表現內容做緊密結合,使複數能更有力的傳達內容,完成一件以複數為特質的作品。或將同件作品之局部做不同處理,成為一系列的連作,呈現單一樣式做漸層或跳躍式的差異變化,也能將複數特質運用在表現上,如此擴展複數性的自由度,更能在觀眾前展現複數思維。複數性納入創作,所呈現的手法、概念仍有許多可能,實有待創作者去開發及實驗,但卻少有版畫家如此思考,只以商業的複數性為版畫創作時唯一的思考方向。

        例如,在版畫界以複數性為創作概念之例子,是安迪沃荷所創造出一系列絹印的重複性作品,將商業的特質和複數性與藝術相結合。當今我們生活在大量廣告圖像充斥的空間中,安迪沃荷透過影像的重複表現出新聞的重複性及商業流行的消費行為,將電視廣告影像的重複意象呈現出時代的荒謬特質,而絹印明快色彩和現代性格,更能表現流行圖像的青春活力,這裡是將版畫的內涵轉化成時代特徵,而非單純的複數技術而已,將訊息傳播與複數性的版畫內涵與藝術創作做緊密融合,展現版畫的驚奇效果。以訊息傳播的複數特性論述印刷與藝術的關係,提升版畫的藝術性與藝術論述的領域,使得單純以版畫為創作的作品能在藝術圈引起不小的迴響。

 

 安迪沃荷 瑪麗蓮夢露(25次) 1962    

 將複數性直接呈現在作品中,複數性提昇成為作品繪畫語彙之一,使人強烈感受複數性在生活中已然成為現代生活頻率,而使作品思想與複數性結合得相當緊密。

 

安迪沃荷 複數性成為展覽的一部份也能使作品有新的視覺經驗 

 

2. 單刷作品的可能性:

        就我的觀察,許多版畫家不太能接受單刷作品,總認為單刷版畫不合乎版畫之正統。當版畫複數的必然性被質疑時,以反向思考單刷版畫論述之可能,又未嘗不是一個可行的方向。而多數版畫作品其複數性多與創作思惟無關,而單刷作品因不考慮複製的問題,只經由間接的媒介來呈現,似乎能更純粹的在版畫裏展現繪畫的自由度,無論在技巧、材質和作品尺寸上的限制將更少,其表現形式將趨自由,其揮灑空間將更寬廣,創作者其實驗及冒險精神將被激發,許多媒材與材質都能納入版畫的表現手法,增加版畫肌里與材質的多樣性和特異性,更能活化版畫的生命,開啟版畫藝術不可預知的豐富未來。而目前也有一些版畫家著力在單刷作品的創作上,運用其自由的特性創作許多令人讚賞的作品,使我們見識到版畫的另一可能性,所形成的豐富樣貌。單刷作品的變化可說是有許多面貌,更能在凹、凸、平、孔四種版種中有更多樣性的運用,或許能將版畫推往更新穎的境地。

 

 

 王士樵 地之容顏  單刷作品1997  

  

 

鄭政煌 靜觀 單刷作品  2003

單刷作品將使版畫創作在材質使用與表現上更自由大膽,更能快速真實反應作者心緒,但又不失版畫特質。筆者以馬賽克鑲嵌融入紙漿與木刻版畫中形成另一種特殊的木刻效果。

 

          3. 複數精神的拓展

        複數性既然是版畫重要的定義之一,理應對複數性有別於以往的論述。後現代主義瀰漫整個時代氛圍,影像複製的論述又是如火如荼,象徵版畫重要定義的複數性反而在版畫圈中停滯不前,錯失對複數性再論述的最好時機。版畫家應對版畫的複數性作思維擴張,這裡指的是複數精神的延伸,而非複數性本身,是指一種複數概念的運用擴展,複數性精神符合現代城市化特徵,很能反映當代人的精神狀態,其演述的空間很大,如果能這個角度切入複數精神,將使版畫有更大的發展性。這可從理論拓展與創作同時進行,在創作上如何利用先進的科技如電腦或行為等,除了將複數性直接運用在作品上,似乎也可將複數的行為和過程納入創作思維,從多種角度對複數做其他可能的演繹,而版畫創作似乎也少對存在本質做哲學思維,將複數的精神納入其中予以申論。.尤其在現今的世代複數性更能反映時代特徵,而有複數特質的版畫反而沒有在此做更多申論,這是非常令人不解與可惜的。

        版畫家不應自縛手腳或自我設限,造成創作活力的停滯不前。尤其現今對版畫定義及特質有重新論述的必然性,應思維版畫其複數擴張性,對版畫再重新做定義,才有可能激起新思維的可能。

 

未完待續

 

 

鄭政煌「鬼鬼」展場上配合版畫贈印與觀眾互動,將複數概念與展場互動成為展出之一部分,將創作內容與複數性結合。

 

鄭政煌「鬼鬼」1997

 

 

 

Facebook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