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PISA測驗中的表藝素養

閱讀、科學與數學三科之外,PISA又加測一科?

甚麼是加測的科目:「合作性問題解決能力」(Collaborative Problem Solving Competencies,簡稱CPS)?
閱讀、科學與數學三科之外,PISA又加測一科?
甚麼是加測的科目:「合作性問題解決能力」(Collaborative Problem Solving Competencies,簡稱CPS)?
CPS要求扮演能力
      「合作性問題解決能力」就「如同在扮演」(representation) ,兩人以上的學生代表,在假定的任務中共同分享所學所知,以解決問題,他們在網絡聊天室內互動的動作(action)與對談的訊息,均是評分的依據。由此可見,除了先備知識外,扮演素養對臺灣的中小學學生將是必備的核心能力之一(參見圖1)。
        扮演的能力在PISA(The 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國際學生能力評量計劃)測驗中受重視,施測的對象又是15歲的國中生,代表著重視表演藝術教育不再是趨勢,而是國際教育現況,其課程務必落實。
        其實臺灣老在1997年2月25日即經立法院三讀通過〈藝術教育法〉(總統府於同年3月12日發布),明訂藝術教育的類別第一項即為表演藝術教育,在在顯示政府已對表演藝術非常重視;其中表演藝術包含音樂、舞蹈與戲劇,因為原來的國民教育已有音樂課程,所以另起一科「表演藝術」,從九年一貫到現今的12年國民基本教育中,強調表演者與觀眾「同地同時」(here and now)的舞蹈與戲劇藝術。
        PISA在「合作性問題解決能力」的施測,於網絡聊天室中,看似沒有「同地」處理問題,其實在同一個虛擬視窗中(見圖2),「你」(You)與其他受試者(例如Abby)是「同時」也「同地」在電腦裡處理問題,符應表演藝術的虛擬性。輔以〈PISA 2015:合作性問題解決草案〉(‘PISA 2015: Collaborative Problem Solving Framework’)內文裡的題目為例:以「假設有一個水族箱在你學校」,讓學生扮演角色進入一個虛構的情境與其他角色(roles)合作,面對同一個任務,共同找出最適合魚類生長的水族箱條件;在這測驗中,若「你」無法融入角色與他人一起採取對應行動以解決問題,對於自己,失分事小,無法成為「世界人」事大;更大的問題是對於國際名聲,我們國家教育的競爭力排名也會下降。
PISA排名的重要性
       僅舉一例來說明PISA排名對於一個國家的重要性,往年澳洲的課綱是各州與特別行政區各自為政,共有八套不同課綱,2009年PISA值公布後,澳洲瞭解該國原本在2000年優於各國的成績逐年下滑,已被多國超越,是故推動教改統一課綱,原先對教改分歧意見的各州教育領袖看到成績後(在閱讀方面,上海第一,澳洲第9,臺灣第23;數學方面,上海第一,澳洲落於十名後,臺灣第5;科學方面,上海仍是第一,澳洲第10,臺灣第12(2012年的PISA值澳洲排名退步更多)),決議面對教育警訊停止紛爭,終於順利於2011年統一全國八個參差不齊的課綱,並逐年於網站公布課程標準,期待新課程能改善2015年PISA的各項排名。
反觀臺灣在2012年PISA的閱讀與數學排名雖有進步,在科學方面退步一名,2015年又新測「合作性問題解決能力」一科,這不僅是對先備知識的考驗,也是對表演藝術課程進中小學課堂15年的檢視,期待國民基本教育能落實表藝教學,以達到PISA所要求的表藝課程中的五個要素。
CPS的五個表演藝術要素
      歸納「合作性問題解決能力」的過程要素圖中,關於表演藝術教育方面學生應具備下列五個素養,簡述如下:
一、 融入角色(Filling roles):這歸屬於核心能力(Core skills)中的「合作技能」(Collaborative skills)當中;學生在表演藝術課程中可以在規定情境中練習扮演一個角色,可以就像辦家家酒一樣即興表演,引發學習動機;當學生習慣扮演了,老師或學生可以給予一個衝突的主題,例如地震來了,或是旱災快到了,讓學生習慣融入角色情境中分組與討論怎麼去處理困境。
二、 受眾設計(Audience design):這也歸於核心能力中的「合作技能」項目裡。受眾設計是鼓勵學生能為觀眾著想,而改變自己的表演方式,在中小學的表藝課程裡,建議觀眾限制在兩個層次就好,一個是把自己當觀眾,讓學生能為自己的表演負責;第二個是校內師生,學習能為了他人做一場「好」(good)的演出。除非學生主動要求,否則不用到校外演出,避免過大的學習壓力。
三、 扮演與系統性闡述(Represent and formulate):這歸在「問題解決能力」(Problem solving skills)的項目當中,學生能達到第一個融入角色的要素練習後,建議多嘗試Aristotle(1986,頁79)「開始、中間、結束」的完整劇情之建議,體驗表演藝術中不是開始後馬上結束,而是著重對「中間」(過程)的觀察與闡述。再接續先前的例子,如果說旱災來了,學生可以在情境中扮演「氣象達人」或「環保人士」深入討論,除了沒有下雨外,是否人們浪費水源或是水庫積淤過於嚴重,這方面都能在教室內依主題讓學生表演與討論;由於扮演於情境中,就像體驗旱災一樣,這樣的戲劇氛圍將有助於更深入或系統性的辨證與闡述。
四、 「角色對稱」(Symmetry roles):此項係歸於團隊組成(Team composition)的項目之內,強調受試者在接受任務時,彼此肩負的工作角色是對等的。這雖然是強調受試的公平性,不過在中小學的表演藝術課程裡,學生一開始嘗試表演,盡量先依照自己喜愛扮演的天性,順勢去玩辦家家酒遊戲;再來進展到有角色的分配,就建議遵循Constantin Stanislavsky(1961,頁302)的建言:「沒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員。」這句話的意思是,在舞台上的角色無分大小,每一個角色都很重要,學生可能在一開始的戲份較少,可是在此劇場道德與紀律的要求下,全力以赴去扮演,成為習慣後,接受PISA的測驗,無論角色是否對稱均較容易接受挑戰。
五、 採取適當的動作解決問題(Taking appropriate action to solve the problem):此中的Action一詞就Aristotle(1986,頁67)的解釋:「悲劇為表現一個動作,動作必包含『動作之人』,而『動作之人』當有思想與性格之特殊品質,由此特殊品質乃造成動作之各種特殊性質。」換言之,當受試者面對PISA規定的建立水族箱在學校會客室之任務時,他們必須扮演一個樂觀進取(性格)的角色,貢獻己身的想法(思想)採取行動協助團隊克服難關。因此,在學校內的表演藝術教學活動,倘若能賦予學生多樣化的困境,如果他們願意去克服,將激化他們做出解決問題的動作,這些課堂的情境練習,無論他們是否參加PISA測驗,在假定的情境中學習真經驗,均有助於他們未來在社會中生存。
結語
        眼下PISA增考「合作性問題解決能力」一科,凸顯現今的國際教育現況是:中小學行政單位與教師需得提供學生角色扮演的機會,讓學生進入不同的角色中與他人共同合作解決問題,並且能夠預設觀眾的喜好,調整自己的表演,在假定中學習真經驗,以適應社會多元且多變的環境。因此,各縣市教育局處要能順應這股教育趨勢,不單是健全表演藝術課程而已,對於教師表演能力的培養刻不容緩,這也驗證Tony Townsend與Richard Bates(2007,頁3)於《師資教育手冊》(Handbook of Teacher Education)之論述,提升教師的專業品質是培養學生學習力與教育進步的重要因素之一。若在教室能有結構性的以「遊戲」為基礎教學,是帶有「假裝」(Barblett,2010)的性質不僅可以讓學生在活潑的氣氛下學習,也可以鼓勵學生們一起藉由「假裝、扮演」的開放情境中,一起分組互動討論,而教師也能夠利用「玩」的氛圍與機會培育學生的藝術才能,這方面與Plato(1974)於《理想國》(The Republic)中推廣的教育觀點相似,他認為「遊戲」是學習中的必修項目;這方面也是研究者十多年來所致力推廣的教學方式(2006,2007;2004,2011,2012)。
        如果各位閱讀拙文後,對於如何教「扮演」或是利用扮演教其他學科有興趣,歡迎參加央團或是各縣市藝術領域輔導團所舉辦的表演藝術研習活動;此外,目前國立臺灣藝術大學、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與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均有開放表演藝術第二專長的學分班,供在職老師修研認證;若是碩士班,除了上述的師培機構外,還有國立臺南大學也有提供碩士學位。最後,特別的是臺藝大戲劇學系每年三月中旬均為表演藝術教學碩士專班招生,此班限制有教學一年以上年資的老師(含代理代課教師)才可報名,此乃對現職教師的保障,不僅在暑假修課,還提供校內住宿,因此鼓勵有興趣學習的教師可以打電話給上述相關單位洽詢,為自己增能表演素養,也為學生跟上國際教育水平而努力。
引用文獻
中文部分
Aristotle(1986)。詩學箋註(姚一葦譯)。臺北市:國立編譯館出版。
Stanislavsky, C.(1961)。演員自我修養(下卷)(鄭雪來譯)。北京市:中國電影出版社。
李其昌(2004)。表演藝術之研習發展與教學策略。研習資訊,21(5),77-84。
李其昌(2011)。幼教「系」「園」戲劇合作:瓦德的故事戲劇化方法。美育,182,4-13。
李其昌(2012)。表演藝術教育中的導演方法。百年永藝:臺灣第二屆國民中小學藝術教育年會,81-86。臺北市:國立臺灣師範大學。
英文部分
Barblett, L. (2010). Why play-based learning? Every Child, 16. Retrieved from: http://www.earlychildhoodaustralia.org.au/our-publications/every-child-magazine/every-child-index/every-child-vol-16-3-2010/play-based-learning-free-article/
Li, C. (2006). Drama education in the classroom “space”: The different theories of Plato and Aristotle. Research in Arts Education, 12, 85-111.
Li, C. (2007). Brecht’s epic theatre in drama education. (Ph. D.), The 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Canberra.
PISA 2015: Draft collaborative problem solving framework. (2013). 89. Retrieved from: http://www.oecd.org/pisa/pisaproducts/Draft%20PISA%202015%20Collaborative%20Problem%20Solving%20Framework%20.pdf
Plato. (1974). The republic (D. Lee, Trans. 2 ed.). Harmondsworth, UK: Penguin.
Townsend, T., & Bates, R. (2007). Teacher education in a new millennium: Pressures and possibilities. In T. Townsend & R. Bates (Eds.), Handbook of teacher education. Dordrecht, The Netherlands: Springer.
(本文亦刊登於http://www.arteducation.com.tw/upload/20150415133709.pdf)

Facebook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