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宋庄

 

 

 

/ 鄭政煌

 

 

 四月中旬回到宋庄後,似乎更能感覺其變化正在加快速度,再也見不到農村純樸的模樣了,農民大肆改建農舍成工作室,到處可見到大興土木的痕跡,美術館、畫廊、工作室、商店一家蓋的比一家大而豪華,似乎看不到景氣衰退的痕跡,宋庄人潮越聚越多,畫家、工人、其他行業各色人等都聚在一起,相對而言畫家也慢慢變少了。房價、物價也跟著上漲,許多畫家都在抱怨物價上漲的速度過快,而繪畫市場又不見有更好的遠景,畫家的日子也越過越辛苦,許多畫家似乎都在想方設法的在人事多做關係,心緒躁動似乎難以多花心思在藝術的研究上,中國藝術圈一直也有它的潛規則,而有辦法的藝術家依舊吃香喝辣,沒辦法的藝術家就要繼續過著苦日子。而村裡似乎要被政府集體出售給財團,過不久村裡的四合院全要拆除改建商場大樓,而村民將遷往附近的公寓安身,一但商業的建設進入宋庄之後,想必房價又要翻好幾倍了,就讓許多畫家更租不起房子,到時候畫家可能又要移往他地生存,到時宋庄畫家村有可能又要成為歷史記憶了。而農民與畫家的房子糾紛似乎也沒有停過,已經賣出去的土地因漲了好幾倍,農民眼紅想要討回來在出售,因大陸農地是禁止買賣,故在法律上是得不到保障,聽朋友說連方力均的官司都打輸,房東賠了幾十萬將土地要了回去,但一轉手農民又可轉賣幾百萬,一切都向錢看真是沒道義可言,這不就是方力均所畫的潑皮無賴群像嗎!還真是諷刺呢!

 

 

 

春天的小堡廣場 

 

 

 

 

 村里正大興土木改建工作室 

 

 村里正大興土木改建工作室  

 

 

 

 

今年北京的天氣屬於暖冬的天氣,據說只下了幾場不算大的風雪,積雪不厚不消幾天的時間就全融化了,光禿的樹枝剛剛抽出的嫩芽,在灰濛的的空氣中,點綴了一片綠色的青春氣息,而路邊的迎春花似乎開得有點過份,對照目前的環境是似乎有些荒謬,空氣中夾雜著許多建築泥土的味道,有著一股酸酸而發霉的氣味,著實讓人感到瞥扭而難受。在台北停留將近五個多月,回到工作室到處是塵土堆積,故花了時間整理工作室,雖然還沒有多餘時間投創作,還需要沈澱一些時間才能真正入創作狀態,故抽空先拜訪久未謀面的朋友,談了最近宋庄所發生的事,不過還是有聽到幾個好消息,老蔣及可夫似乎運氣有了好轉,開始賣了一些作品也在準備往後展覽。畫家可夫終於要結婚了於四月底要宴請所有的朋友,真替他們高興也祝福他們,可夫與他新娘賴畫相識已久,但可夫卻遲遲不肯結婚,後來據說是算命說可夫結婚才會有好運到,果真兩個才登記結婚不久可夫就賣了一些作品,也在今年安排了許多展出機會,我們都笑他早該結婚不然也不用熬這麼久,固然是因結婚有了好運氣,但也是他努力的結果才會有今天轉變。憨厚的老趙剛剛戒了二、三十年的香菸,整個了看起來年輕許多也精神許多,以前我很怕坐在他旁邊,他總是一支煙抽完緊接著又抽一支,室內總是瀰漫著混濁的濃煙,讓不吸煙的我總覺得難受,故每次我會離他遠遠的坐著,盡量避免吸到他的二手煙。今年他運氣也算不錯,五月份將到韓國首爾參加一個裝置的博覽會,他目前正在努力完成作品中,聽說他也接了一個描繪歷史題材大幅畫作的案子,聽說有著天價的費用呢,這對於改善他的生活是有很大的幫助,如果完成應該也可以過一段很長的好日子了。但也有悲傷的事情發生,就我回宋庄的前幾天,在一個夜裡,有一位畫家被一輛私家車給撞死了,而肇事者逃的了無蹤影,真是令人不勝噓唏,而他的朋友自動組織起來為他辦了一個紀念展,展示了許多他生前所畫的作品及使用過的物品,宋庄許多畫家認識他的不認識他的都來參與這場紀念展,這也能看出許多畫家的真性情及情義,似乎在在這冰冷的社會有著一股暖流,溫暖及感動人心,這也是我喜歡宋庄的原因。

 

 春天的香椿樹正發著新芽 

 

 

 

 

 

 

工作室門前的桃樹開得很漂亮 

 

 

 

 

 

 

 路旁的迎春花開得有點過份 

 來到北京特別想念父母、老婆、孩子,似乎還很不習慣離開他們的日子,雖然每天以Skype聯絡,但總是虛擬影像心理老覺得不踏實。離開家裡一趟常住他鄉創作,是該感謝家人的體諒與支持,更該感謝老婆全心的支持,才能有機會實現自己的想法,是該打起全副的精神,趁著現在還有體力也該好好多思考往後的創作方向,千萬不能辜負家裡的期待。

       

 

 

 

 老趙正為五月韓國的展覽作準備 

 

 

 

 

可夫結婚後可說是喜氣洋洋

 

 

 

 

 

 

 

 

 

老蔣今年運氣不錯

 

 

 

不幸的事是藝術家羅海,因一場車禍結束了生命

 

 

 

我要回應

 

 

 

 

 

 

Facebook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