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 鬱” “自 閉” 的 對 話

alt


 

/ 鄭政煌

 

“憂 鬱”  “自 閉” 的 對 話

 

站在牆角低著頭,沈思著,讓自己沈浸在思緒之中,構思著,沈默著,一年了。

漫長的歲月,並未在其臉上留下痕跡!

“夢””想”       

對他是重要的,但也不是挺在乎,他並不痛苦,只是苦悶,時間對他而言是需要,但不是重要。他有著許多理想,也曾編織無數的夢想,他自信又極端的自滿,又帶有一份驕傲與堅持。 一年了, 他依舊站著, 醫生說他患了憂鬱症。

 

躺在一片草原上,身旁依偎著一隻貓,她常凝視著貓的眼睛,也常仰望夜空上的星星,她常幻想,也經常發呆,但她從不對人說她的夢,而她的貓卻知道 , 她經常喃喃自語說 ” 天上的星星是貓的眼睛” 。去年她曾到城裏,在擁擠的陸橋走著,站在人群之中, 卻感到孤獨,她對著來往人們說 “天上的星星是貓的眼睛” 人們不了解而笑著,開始有人搖著頭,並說這個女人可能瘋了,於是她沈默著,回到自已的草原上,再也沒有到城裏去了,她依舊躺在草原,讓微風輕拂臉龐。人們開始議論著,說她是個自閉症患者。

 

當他遇到她

他們只是笑著並不交談,其實彼此也不必多說什麼,他們彼此笑著,因為他們懂的。而人們對此怪異行徑卻感到厭煩,有人說他們瘋了,全以一種鄙視的眼光看著他們, 他們並不在乎。於是有人開始用惡毒的言語辱罵他們,而他們只是笑著,癡癡的嘻笑著。開始有些人們感到厭煩,於是有人拾起地上的小石子向他們倆丟去,而他們並不躲避,任由石頭打在自己的身上,而如此行徑使得人們更加憤怒不已,但卻對他們毫無辦法。這時他們倆突然在這些憤怒不已的人群中,把衣服全部脫光一絲不掛。她依舊抱著貓,喃喃的說 “天上的星星是貓的眼睛”。而他仍然沈默不語只是笑著,不久他們倆各自回到原來的地方,而光著屁股的背影,漸漸消逝在感到莫名而憤怒的人們的眼前。                       

於是人們鬆了一口氣,也開始笑了 !

也有人低聲輕吟的說 “天上的星星是貓的眼睛”?

也有人開始沈默著思考 !

 

Facebook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