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交響樂章–李勇哲男(上)

宋庄藝術村  朝鮮族畫家  李勇哲男


文/鄭政煌     圖/李勇哲男

生命的交響樂章

      在眾多的藝術表現形式中,寓言性繪畫是個具獨特魅力的表現形式,擁有許多創作者的喜愛與支持。因為寓言性具有隱喻暗諷,假借過去或其他事件暗示假託現在生活的各種意涵,容易為人們理解接受。寓言性其寓意包含隱喻及換喻手法,寓言性的作品橫跨所有美學的界域,具無法定位的混淆感,可以從擬真寫實主義的手法轉換成超現實主義異想空間,或激變為強烈情感的表現主義或轉變成裝飾性的波普藝術等,或多種風格同時並置,寓言性不但是創作態度與理念也是一種技法,寓言性藝術不但混淆既有美學概念,更擴充了原有美學的領域。

失樂園7 150x120cm 布面油畫 2008

      喜歡畫畫的李勇,能從畫畫中得到很大的滿足感,所以面對藝術創作非畫到過癮為止不可,其創作精力旺盛工作室總是推滿各時期的新畫作,他總是勤奮創作,已經把繪畫當成一生唯一的事業,這是我對他的粗淺印象。李勇哲男其創作形式,極具寓言性表現主義風格。而喜歡養狗對動物情有獨鍾的他,狗與馬等動物常是他創作表現的主角,所以以狗為創作的作品,是他很早就嘗試的繪畫議題,將狗擬人化呈現人性各種樣貌,將日常生活平凡事故轉換某種意涵或批判融入在創作中,是較詼諧有趣的作品。而馬的圖像在近幾年一直出現在他創作裡,馬在中國人的心中一直是許多吉祥話的象徵,為中國人所喜愛,而馬有時也是李勇哲男化身,似驢似馬又像狗的變形造型,這是語彙的轉喻,這跟他樂天開朗搞怪的個性是相當吻合。早期作品較多沈浸一種繪畫興趣味遊戲之中,裝飾性的敘述性圖像較多,以詼諧幽默且嘲諷來完成藝術表現,此時作品鮮少觸及內在情感的表現,也少思及深層藝術問題,繪畫單純只是一種安撫自我心靈的手段,取悅視覺重於思想的傳遞。(未完待續)

失樂園8 150x120cm 布面油画 2008

 

失樂園6  150x120cm 布面油画 2008

 

Facebook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