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唐唐發的異想世界(上)

台灣藝術家唐唐發與兒子在工作室合照(作者攝)

 

文: 鄭政煌

藝術家唐唐發的異想世界 

      唐唐發是我從大學認識到現在還持續不斷創作的同學,認識快二十幾個年頭了,也因此有了更近距離的觀察,瞭解他整個創作的架構體系,希望能更準確解析他這幾年所發展的藝術理念。 

藝術家身影
      體型福態、一臉憨厚而樂天個性的唐唐發,這是我對他一直以來的記憶,這樣的印象也忠實反映在他的生活及創作中。屬於創作非主流體系而帶有邊緣個性的唐唐發,雖然在台灣幾個重要的當代藝術競賽受到肯定例如曾榮獲李仲生獎,然而,但總在一些重要的大型策展與商業藝術市場中一直不被重視,故漸漸趨於藝術市場的邊緣。唐唐發擅長使用常見的塑膠製品及塑膠垃圾為創作材質,這或許是因為使用了便宜粗糙的材質,及不易保存收藏等原因,致使一般觀眾因為無法理解其藝術,而對他的作品產生距離感,想要收藏的動機當然微乎其微,甚至有意的將其忽略。但我們應深刻理解收藏藝術,不單只是購買作品本身的物質價值,更該思索物質背後是否蘊含著文化價值及歷史環段的接榫點。雖然他常笑著對我說他早已放棄進入商業市場的可能,到了這個年紀藝術才是他生命的全部,如何提出一個全球性觀點的藝術觀,是他這幾年一直在思考的重點,也是他對藝術創作最大的理想,這或者也是他能不受商業干擾,能夠不斷創新且對自我挑戰的原因。
         唐唐發自以裝置手法來創作直到今日,只賣過一件裝置作品,目前創作無法提供他生活的基本所需,所以他只能在幾所大學兼課以維持生活及創作的開銷,如今他已結婚育有二子,而只靠他一份薪水養家,竟也能買了一間位在台北社子地區的舊公寓,可見他對理財的功力不是一般,這在他的朋友之間也流為美談,許多藝術家無不佩服他的能力。我常戲稱他若不搞藝術而改行幫人理財也一定會致富發財,我認為這也不失為一項藝壇奇蹟。而生性節儉的他會為了買一顆便宜的西瓜,可以花了近一個小時跑遍附近所有市場的水果攤位,這份堅毅質樸的個性也反應在他的創作之中,而他的雙親對物質的愛惜,也感染了他對物資的珍惜,而從惜物的習慣中養成了對物質的敏感度,這些他生活成長的點滴,都滋潤了他的創作心靈。這使他的作品沒有一絲貴族的嬌氣,更多呈現的是一種平民簡樸實在的氣質,這是他本然的生命特質所導引的結果。

        我總認為在台灣就是有一些執著於藝術的藝術家,用他的生命在每一個階段挑戰著自己的每段既有成就,不斷推出新的藝術作品及觀點,這些藝術家辛苦的用他一輩子為台灣藝術留下一絲記憶,或許在生活物質上並不一定豐厚但其藝術確有他可觀之處。而唐唐發正是此類邊緣藝術家當中的一員,如果我們因偏見和誤解而錯過他的作品,這將是一件相當令人扼腕的事,倘若我們能耐下性子和花多一點心思,其實並不難讀懂他的作品,而能喜歡上他的作品,所以我試著還原他的藝術理念及他的重要性,或許能幫一般觀眾更能真正理解他的藝術。

 

 

2004 沒有承諾的等待

 

藝術的秘密花園

 

唐唐發從裝置創作至今,經歷許多轉變,且每一個時期探討的問題不同,在形式上雖然沿用塑膠材質,但在探討本質上已略有不同,而塑膠一直是他從事裝置藝術以來維持不變的底材,如紅白塑膠袋、廢棄的塑膠製品、樹脂原料等…,或許塑膠製品的類型與使用方式不同,但卻一直從塑膠材質的特質為出發,而長期關注它對人類的影響及人們與它的互動,故使用這些低俗的物品是他平民個性使然,所以才能從中提出庶民文化的藝術觀。所以可以從他早期的「塑膠紀念館」、「水德星君」、「塑膠蟲」、「巢」、「花發精靈」、「過的不好」、到最近「三斤100元」無不是在這樣的思維下來創作,透過這些低廉且隨意可得的塑膠製品,建構出個人的藝術園地。
而這裡我就不討論他早期的作品,我想以「王爺巷美術館」、「三斤100元」這一系列有關「大眾雕塑」所演發的觀念,來演述他創作思想的精髓。

 

(待續)

1996 塑膠紀念館

 

1997 水德星君

 

1998 結巢

 

2007 「過的不好」 人球

 

 

感謝唐唐發先生免費圖片提供

 

我要回應 

 

 

 

Facebook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