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原始-杜勒 亞當與夏娃(下)

alt


目錄

構圖形式的解析

       文藝復興時期的作品有著嚴謹的構圖及細膩優美的筆觸,其中又充滿許多隱誨的暗喻,在觀賞時如果沒有細細的體會,很容易被外在的美感所迷惑,而遺漏作者附與作品內在的深刻意涵。我們往下細細的思維作者構圖的安排,來解讀杜勒創作時的心思及用意。

 

1.垂直對稱的構圖

「亞當與夏娃」是一幅多重複和式的構圖形式,垂直而對稱是我們對構圖的第一印象,由中間垂直的樹幹將畫面分割成兩個,好像形成穩固而均衡的畫面,乍看之下,畫中亞當及夏娃形成等分的垂直切割,雖然垂直對稱的構圖有均衡安定且莊嚴的效果,如果處理不慎也容易流於呆板與單調。所以中間智慧樹的也可視為上帝無所不在的存在,而在此垂直的構成有莊嚴神聖的意涵,這是暗喻了上帝的莊嚴性與絕對的神性,在此做了一場人性的試煉的戲碼,考驗著祂所創造出來人類的心智。而蛇撒旦則捲曲依附的掛在樹枝上,也隱含也蛇撒旦既是上帝所創造,卻又敢與之對抗的意義。雖然三者以為在上帝不知的情況下,進行著一場背叛的戲碼,但這一切的過程無不在萬能上帝的省察之下進行。雖然整幅作品並未出現上帝的影子,但我們卻因為作者構圖的安排及人物的互動,感到上帝無處不在的陰影。垂直的構圖在畫面中又容易產生單調的感覺,所以作者並非做絕對等分的切割,又再垂直線的安排上做了變化,將亞當夏娃的身體作曲線的安排,而擺脫因等分切割及垂直構圖所產生單調感,讓畫面頓時活潑起來。而作者又再對稱的構圖做了破壞,使得兩者發生關係而有所結合,這不也象徵著兩性結合的開始,暗喻著在「亞當夏娃」因為偷嚐禁果被驅逐出伊甸園,而有了人類的繁衍的開始,這件人類起源的大事如果從人的角度而言,或許未必是件壞事。

 

alt

垂直等分的切割會有莊嚴的效果。

 

alt

垂直對稱的構圖容易流於呆板與單調,故作者利用人體的曲線打破單調的格局。

 

2.倒三角形的構圖中的撒旦的誘惑

       我們最先接觸到這件作品時,眼睛會先看到兩個裸身的人體,並隨即會將視覺轉移到亞當扭頭的視角上,這是因為左邊的亞當身體的動作較夏娃大,故視覺心理會自然先注視具動態的物體。然後我們的視線再由亞當的視角,往下移到夏娃迷樣的眼睛,再順著夏娃的視線往下望著蛇的動線,形成一個倒三角形的構圖,而倒三角形給人危險、失衡、不安的意涵,而這個倒三角形的區域,更是全畫的焦點所在,也是創作的主體所在,不正是在暗示著一件危險且失衡的事件即將發生。兩性本來各自獨立而處於平衡不動的安樂狀態,卻因為聽信毒蛇的建議,有了兩性結合的慾望,因慾望的失衡開始有了許多紛擾的事情發生。蛇是撒旦的象徵,在許多民族蛇也是邪惡的符號,捲屈纏繞的身體突顯出蛇的狡獪形象。最後三角形的焦點集中在蛇將口中蘋果,而這誘惑也是人類苦難的開始,人類所有的罪惡皆從偷嚐禁果而牽動所有的慾望而來,女人易於聽信諂媚讚美的音聲為其原始的本性,有人說女人是被讚美的迷湯所灌溉而成,無怪乎具水性的柔美與脆弱,並缺乏理性的思維容易被感性的言語所惑,這也是女人天生的弱點,這可從夏娃羞澀柔美的臉龐,及柔順望著毒蛇的表情中顯現無疑。而亞當的視線又停留在夏娃水樣的眼波中,一臉陶醉而溫柔,完全受制在女性陰柔的力量下,自古以來英雄難過美人關,這是男人天生最大的弱點。而男性陽剛的體魄在亞當身上表露無遺,總能應付外在許多的困難,但面對女性柔情軟語總變得脆弱,對女人總是言聽計,夏娃專注的眼神聆聽撒旦(蛇)的讚美誘惑之詞,產生躍躍欲試的神情,早已摘取一個蘋果安藏在身後,繼而伸手拿取蛇口中的蘋果要亞當也來嘗試。而亞當見到夏娃信服而稱許的笑容,對上帝的告誡也開始產生動搖,而緩緩舉起上升的左手及微張的手掌,欲去接受那象徵罪惡之果,由此所產生雙腳、身體、左手的動勢構圖而言,早已成為不可挽回的態勢,必然在觀者的內心會起了決定性的結果。而右手曲折緊握樹枝做了一個煞車的動作,將信心動搖繼而產生的猶豫,都在此畫中細膩的表達出來。在這一個簡單的構圖安排中,我們可以從三者之間眼神的交流及身體些微動作,讀到三者細膩的心裡思維,這是作者細心安排形勢所產生的潛在力量。

alt

 

alt

右腳微抬的動勢,再加上身體扭動往後的姿態,勢必牽動左手往上抬起,而去拿起蛇口中的蘋果。這是作者利用身體的姿勢及視覺的心理作用,來告訴我們亞當的心理是無法拒絕誘惑,必然會接受夏娃及蛇的建議。

 

3.交叉的構圖中所該被禁止的事

       從左上方的鸚鵡到亞當的頭部及左手,然後指向夏娃左腳的指尖上,正好形成一條傾斜的線條。而蘋果剛好停留在這條斜線上,而成為視覺焦點的中心。從亞當的眼神到伸手欲拿蘋果的所成的斜線,是由左上角向右下方傾斜的斜線,在視覺心理上具有一種墮落、沮喪、不安的情緒,這是一種由上向下迅速墮落的感覺,也暗喻著道德的墮落的心理意象。亞當在夏娃百般的勸說下,總算鼓起勇氣打算違背上帝的旨意,這當中自然懷抱著道德墮落的不安情緒,心情是帶有一些沮喪與憂愁,而這是作者利用構圖形式的安排,直覺式的呈現人類某種心理的意象。而另一條斜線從右上方的山岩到夏娃的頭部、手部,穿過蘋果在經過亞當的膝蓋到右腳的腳指尖,是由右上角向左下方傾斜的斜線,在視覺心理具有愉悅、快樂、希望等心理感受,這是由下慢慢往上升的愉悅感受。從亞當微微抬起的膝部所帶動往上的力量,牽引著亞當的激動的身體欲往前傾,而逐漸產生了上升的動能,一直上升到蛇、蘋果最後停留在夏娃柔情的臉龐。似乎說明亞當心理的慾望反應而產生愉悅激動的心情,而撩起了亞當的動物性本能。這是作者利用形式的安排,直覺的呈現亞當內在心理慾望的波動。而遮住私處的樹葉,在亞當身上則是有力的開展,而在夏娃身上的葉子則是閉合捲縮,這也都是在暗喻象徵男女不同的身理與心理狀況。畫面中所形成的兩條對角線,構成了一個大的叉叉,視覺的焦點其中心又剛好落在蘋果上,讓人能將焦點集中在蘋果上,似乎在暗示偷嘗禁果是違背上帝的意旨,這並不是一項正確的事。作者將下降墮落、沮喪、不安的情緒,與上升愉悅、快樂、希望等心理感受同時並存。在人性上本來就有許多的對立衝突存在,許多時候某一些的決定總是伴隨著一些矛盾及衝突,不會因為你迴避它,它就不存在,人性的諸多問題有許多時候,已不再單純的傳達信仰上認知,更多是人自身心理潛在的問題,它已不再是單純的對錯的問題而已。故從這件作品上我們見到了,宗教禁忌在人性上所引起衝突討論的開始,其實這是對人性的問題上做更細膩和人性的探討。

 

alt

 

圖像的隱喻

       最後我們對作品的解讀,會看到隱藏在圖中的七種動物,蛇、鸚鵡、公牛、兔子、貓、老鼠、公鹿,這些動物必然有其象徵意義,且是當世人所熟悉及常用的象徵語詞,這些動物象徵了人性某些特定的情緒及意義。例如我們最先看蛇,它本來是微小而不明顯,但卻是讓我們最先看到,而蛇既然示撒旦的的化身必然有邪惡、墮落等詞義,而一切的惡事也都是因它而起,故蛇是我們原罪的起始點。再來鸚鵡是我們除蛇之外最先看到的動物,而鸚鵡是“鸚鵡學舌” 人云亦云”沒有自己的主見,容易被人搧動的情緒。再來是趴伏著的公牛,象徵著柔順憨直的習性,雖然具有具的身軀力量,還是容易讓人牽著鼻子走。兔子在西方有著新生命和興旺發達的象徵,因為旺盛的繁殖力與隨時準備交配的特性來看,杜勒將之安排其中其意義已甚為清楚,而兔子也是復活節的吉祥物之一。人類開始因為有了愛取之後,種種卑劣情緒油然而生。再來是趴在智慧樹下的家貓,代表著洞察力、敏捷、機警,似乎在告訴我們做任何事必先洞察事情的前後,而不要妄下判斷。再來則是老鼠狹隘的眼光、貪婪的性情、不忠實,是都是人性中較為卑劣的情緒,畫中的老鼠被亞當踩著而拉直的尾巴,竟還不顧危險貪婪的在貓的面前啃起食物,眼光如豆的不知危險將至,這不也在暗喻人的愚癡。最後是躲在樹後面的公鹿,象徵著膽小與多疑,不信上帝真理而處處懷疑的個性,或許也是畫家做為教徒對觀眾的最後提醒。

 

結語

當我們欣賞分析作品至此,可能會發現杜勒並非單純的只是轉述宗教的教義而已,更多時候是透過神話故事的表象,來重新詮釋人依附在上帝下種種人性的樣貌,有著對人性本質更深的思辯,藉由哲學的討論而非宗教神話的詮釋,來闡述人類起源後人性的情緒變化,這才是人類起源該被討論的重點。

 

alt

亞當和夏娃  油彩‧左右畫板各 209 x 81 公分  1507 

這是杜勒已由畫畫成同類型作品之一這是一一11一

 ,111

Facebook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