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美術史思想之鑰–希臘羅馬藝術(上)

攝於法國羅浮宮美術館內一景


文/圖 鄭政煌

  04美術史思想之鑰–希臘羅馬藝術   

 

目錄

緣由

    這一篇西洋美術史思想之鑰的文章,一開始只是想簡單的介紹書寫,整個西洋美術史的創作思想內涵,想與一些從事創作的工作者分享心得,也許能讓許多創作者能不多走冤枉路,能有些清晰更具邏輯的藝術知識,來快速知曉美術史上的藝術作品,之所以能被青睞的原因,進而能自我歸納分析這些作品的創作思想,其具有開創性及重要性的關鍵,由此建立一套屬於自己的藝術思路,能以整體的藝術概念來檢驗自己作品,從中判別作品的適切與不足處。所以起初僅以簡單的表列形式,列出每一個時期的思想重點及關鍵,想說具創作經驗的創作者,應該是能容易的解讀這其中的密意。後來發覺視覺藝術教育多被誤導而停留在淺層的思維上,且一般人所能接觸的藝術資訊,卻很難提供更豐富完整的資料,故多數對藝術的實際內涵總是一知半解,所以很難有深入的可能。多數藝評家又鮮少對這個部分做深入的討論,且許多書書籍雜誌對藝術的介紹,多是描述一些與創作無關的藝術家風流韻事上,故在資訊極度缺乏的情形下,一般人是很難真正對藝術有所理解,故在藝術商品化嚴重的時代裡,一切以商業利益為前導的藝術殿堂中,藝術的價值被商業利潤的多寡所取代,致使一般人對藝術品難分優劣,故多數時候總是被許多偽藝術所迷惑,反倒對許多真正用心思於藝術的創作者置之不理,這是讓我們熱愛藝術的人最不願見到的事。所以我才想試著將這些關鍵部分,做更清晰的整理及深入的詮釋,希望一般稍微理解藝術的讀者也能看得懂,而能循著這樣的思路循線去體會創作者更深的思想,能對藝術品有更深的理解。

        而在整個西方美術史的發展上,開始會讓人對藝術不能理解而有隔閡,嚴格來說,應該是從現代藝術的崛起開始,這時期百家爭鳴而發展出各個不同的思想流派,而這些流派其思想可以是南轅北轍,之間又相互衝突攻擊,甚至以否定藝術來做為創作的思想。這當中多數的藝術流派早已脫離單純的視覺形式的呈現,而偏重在視覺形式理論的論述,這些流派思想又與人們所熟習的藝術規範有極大差異,這讓許多人感到害怕而很難理解,又因怕被冠上落伍、保守、傳統的標籤,甚至要假裝喜歡它而隨他人起舞,但如果沒有一些相關知識的導引,還真的很難搞懂它的實質意涵,而真正的喜歡上藝術。本來想單只介紹現代藝術的流派中的創作思想即可,但考慮如果不敘述之前的藝術思想,就不能從這美術發展的過程,完整的呈現整個美術史的脈絡發展之必然性與價值,但不想篇幅過大所以就掐頭去尾的將史前藝術及西亞、埃及等藝術擱置不談,直接從希臘羅馬藝術切入,並將文藝復興到印象派之前的藝術流派濃縮為一個篇幅。一來現代藝術之前的藝術其造型及內容多為人們所熟悉,也許多的專文書籍詳加介紹,在此就不願野人獻曝多做介紹,有興趣的朋友是很容易得到相關資訊。二來希臘、羅馬時期的藝術品也是學院藝術典範的開始,所有的學習其內容也都以此為標準,而有了系統的學習,所以我想從這個時期開始介入應該不致於太過唐突才是。

 

希臘、羅馬藝術

 alt         希臘、羅馬時期的藝術品其陽剛寫實的風格,是為人們所熟悉與喜愛的,更是讓人很容易就接受它的完美性,因其逼真寫實的技巧可以使人沈迷其擬真的幻覺中,而強烈的視覺張力更容易吸引大眾的目光,讓人有著血脈噴張的強烈感受。然而,多數人對此類藝術的認知,往往停留在對希臘、羅馬神話故事的表象理解,我們不難理解作品裡的故事象徵意義與情節,及陶醉在一種完美典範的情境中。然因技術精湛之技巧所產生的完美典型,也容易使我們陷入另一種迷失,讓我們誤以為技術的完美就是藝術欣賞的全部,從而產生一種對藝術欣賞的偏執,固然從個人喜好的立場來賞析並無不妥,但對於藝術想要有更深度探討的人而言,似乎就顯得不夠周嚴而全面。我們如果夠細心而能避免陷入單純的故事情境雲霧之中,就能更深一層見到其中的意涵。試著想想看,從這些精湛的技術除了視覺的完美,我們還能見到什麼,有什麼是我們之前從未細想過的呢?從這些技術精湛及逼真的寫實裸體雕像,是能見到一種型態完美之境界,一種血肉噴張而逼真的視覺效果,早已脫離原始藝術中概念想像式的呈現技巧,能真實的呈現視覺所見的細節,創作時是在某種思想限制下進行,這是不能容許絲毫感性情緒的放縱,故寫實技巧可說是一種理性思維的展現,透過寫實技術的「精準度」,更是傳達了一種理性思維之極限的觀點,而理性思維極致的觀點亦顯示出一種「超人」的思維觀。此時期的西方世界,普遍存在有一種理性思維辯證的思潮,人們相信理性思維才是創建世界的根本,許多事物的建立及知識的積累,均以理性思維為前提而展開,世間一切事物能經由理性的歸納、分析、辯證所證知。這是一個思想百花齊放而燦爛的年代,西方的哲學思想更是在此時期建立了它的源頭,雖然如此,但我們再仔細想想,此時的世界仍是處於對宇宙無知的時期,許多知識是在一種模糊的臆想和推論中建立,人對自然界的事物所知有限,對比自然界的一切現象,人類的能力就顯得相當微小而不足道,而「人」在此時期的概念,仍是一個能力有所限制而視野渺小的代名詞,此理性的思維固然以「人」為思想本位,但因理性思維達到一種極致,卻會使人突破自身的限制而產生極大的能量,使「人」超脫於人的界線而展現出非人的境地,而此理性思維達到極限最終將人導歸於「神」的境界,讓人有肉身成聖的可能而有了凡聖的差別,因此「神」並非是至高無上而不能挑戰,人是有可能超越「神」所設的障礙,而其超越的關鍵是理性思維的極致,這正是希臘、羅馬時期因理性意識所發展出來,精湛寫實的藝術形式其背後的創作思想的源頭。

 (未完待續)

希臘時期的藝術品,《勞孔群像》有著一種血肉噴張逼真的視覺效果,著重於身體動作的視覺強度與爆發力,能讓人瞬間產生一種視覺的幻象。(按圖可連結至原圖檔出處)

 

 

alt

攝於法國羅浮宮美術館內一景 

 

 

alt

攝於法國羅浮宮美術館內一景

 

 

攝於法國羅浮宮美術館內一景,優美的肉體美感總是引人流連忘返

 

 

 

   

 

Facebook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