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美術史思想之鑰–悲憫起源

 

鄭政煌  木刻版畫  2002

 


 / 鄭政煌 

  01美術史思想之鑰–悲憫起源

 

前言 

目錄

        許多學習美術創作或對藝術有興趣的朋友,都會對美術史有一定程度的涉獵,這是因為理解美術整個發展的脈絡,是學習美術創作或欣賞最有效的方式,但真正能深入整個西方美術史的脈絡而得其精髓者,那就頗為稀少而罕見,使我們在學習創作與欣賞上常停留表面的趣味理解與知識的累積,這往往是因為缺少了一個關鍵之鑰,來開啟美術史的深奧殿堂的這扇大門,使我們能一窺其堂奧之妙。所以在此我試圖以藝術創作者的思維角度,簡要整理出美術史上幾個重要流派的脈絡,就這些流派中針對其中的關鍵思想作簡要的解析,使讀者能明白這些流派的重要性關鍵為何,理解創作思想的源由再具體的對作品觀察而有更深一層的認識。這裡就不重複敘述坊間常見的美術史書籍所講述的觀點,或講述一些輕鬆的生活故事,而著重在視覺藝術中的創作哲思的解析,和美術史上對一個創作者所要求的條件分析。故我們在此將從視覺藝術的思想流變及環境氛圍之角度切入,去解讀美術史上的這些重要流派背後所藏匿的密意,如此才能有更深刻的理解這些流派及藝術家在歷史的重要性,如此就能與之前我們已知的知識連結,而對藝術有更完整深刻的認識。

 

alt

 鄭政煌  油畫  1991

 

 

        在談論美術史之前,我想先建立幾個視覺藝術的基本概念,它會有助我們在創作或欣賞時,能將自己生活上所觀察或體驗到的在藝術品上如實印證,如此在學習上將有事半功倍的效果,因為藝術家也是人,其感覺經驗與我們差距不大,只不過是敏感誇張一些而已,故才會說藝術的創作與欣賞是人類的本能活動,我們不過是恢復我們的本能而已。

  

 

  《呼吸6 油画 180·200cm  2008      崔龍虎提供

醜陋怪異的作品,它能從深層的意識裡勾起人們對和諧的渴望,而達到另一形式的美感經驗,

它是藝術欣賞層次的提昇,但要排除世俗化後以優美為藝術唯一標準的觀念,才能見到他內在的美感。 

 

悲憫起源—醜陋性作品的認同基礎(同理心)

       

        遠古人類在險惡的自然環境中為了求生存,是歷經許多死亡、受傷、不安、恐懼等經驗,用自身的身體及生命與惡劣環境的搏鬥中,才能夠在艱難的環境裡生存下來,而在長遠的時間與環境的對應中,逐漸養成對安定、和諧有了一種心理潛在的渴望,在不自覺的狀態下自然生起追求和諧的習慣,此是在惡劣環境中所培養的生物本能,而這個生物本能卻成了我們對藝術認同的依據。在藝術欣賞的活動中,通常我們容易在一些優美形式的作品裡,得到一種喜悅而舒適的感覺,這是因為和諧的形式經驗勾引起我們的本能記憶,故因形式的和諧產生心理安定、喜悅的感受,這也是為什麼我們能從藝術的和諧形式裡獲得相同共鳴的原因。對於喜愛完美協調的形式是我們容易理解的,但有些人為什麼也會對於醜陋、殘缺的不協調產生alt美感共鳴呢?這是否有其他原因是我們不夠明瞭的,故要如何深探此中原因就變得很重要,而要喜歡這些醜陋、殘缺、不協調的作品,多數人是無法只用單純直觀的覺受來認識到它的美感經驗,這時就必須懂得和諧是有其另一深度的意義,是我們還未理解的領域,故對和諧之追求要有更深度的理解才行。

       一般藝術家使用這類醜陋殘缺的作品其用意大致有三種,一種是對這類醜陋、鬼怪、骯髒等負面事物有了一種贊同與稱頌,以讚揚的手法來挖掘心理深層的負面能量為創作依據,這是將負面的意識做為創作主體。一種是對某些失德之事物採取嘲諷的手法,使我們對於這些失德事物起了嫌惡之心,而產生了排斥與拒絕的心理,然而這還是一種偏向善意的表現。另一種方式則是對某類醜陋殘缺事物起了悲心,而以正面來面對此類醜陋殘缺的事物,但它已屬於較深一層的視覺心理,其反面的敘訴形式來勾起吾人之同理心而起悲心。這裡我們談的是後者的一個藝術心理,故我們在接觸此類醜陋殘缺的作品時,多數人會先排斥這類產生苦感的造型,不喜歡醜陋、殘缺的形式也是生物本能之一,因為生存而受傷害之記憶,使我們有了畏懼不安、缺陷、醜陋的潛在心理,使我們本能的先入為主的會抗拒此類型的作品,如果心思只停留在此沒有往下做更深的探討,就永遠無法接受這類帶有苦感的作品,對藝術的創作與欣賞就會停在此一層次,無法把握住認識更多不同藝術類型的機會,這是我們一般人常會發生的事。此時,如果若有人引導觀賞者,去深刻認識到這類形式的美感是源自深層的意識,讓人明白這是人潛在心理的良善特質,這些具苦感的作品其目的並非用來恫嚇驚嚇我們,是藉由醜陋、殘缺、不安、焦慮、苦澀的形式讓我們先產生分別,明白有一類人的生命現實並非與我們一樣有著圓滿安定的狀態,一種不安穩的狀態藉由這類形式表現而感染了我們,讓我們有了極度的不安及驚恐,而能感受到他人處境之難堪,也因這種失衡不安的狀態,反倒能讓觀者勾引起內在心理對和諧建立之渴望,而自然誘發出觀者的悲憫心及同理心,而有了關懷他人的心思,這是更深層次對和諧追求的內在需求,這已經是從自身的需求擴充至對他人的關懷,一種精神昇華的氛圍瀰漫內心而感到滿足,這悲憫心的發散也正是社會道德產生的基礎,故才有善行到了一定程度是會產生美感的說法,故再看到此類型作品就不會只看到不安驚恐的一面,重要的是觀者同理心與悲憫心的被觸發,這樣就能更看見藝術的用心而能理解這類作品。

 

        故除了造型以外,還有許多形式如色彩、線條、質感等,都是藝術家用來勾連起人類悲憫的同理心所使用的技巧,只是我們會因社會化的過程中,將自己情感閉鎖起來,以社會共同認知來取代我們的本能而加以否定。基本上是要有這樣的體察與認知,才能理解藝術家更深一層的創作心念,或認識這些藝術類型的產出背後所賦予的深意。 

 

(未完待續)

 

 

Facebook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