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光奏鳴曲吟詩會

 

2009年11月28日 李大俠記錄

 

藝類俱樂部第一次的戶外活動:秋光奏鳴曲吟詩會,在十一月的最後一個週末日,在綿綿細雨、深秋楓紅的陽明山拉開序幕,從沒機會如此近身觀看,我們所熟悉的陽明山,當天卻在有些寒意,落葉滿地,遊客不多的情境中,感覺到猶如置身東歐捷克山城小鎮,充滿詩意的心情與想像,正好合適這場別開生面的吟詩會。

      

在細雨及寒風中,我們一行人將原定的戶外活動,搬到溫暖的室內咖啡館,大家興奮的安頓、打理好桌上的酒菜和點心,才發現今天可是場有酒菜香、咖啡香、詩意香的藝類俱樂部開幕活動!

吟詩會即將登場!
將海風定格在昨日的照片裡
懸念出走  開啟另一段旅行
我在你心的左邊  你在我夢的右方
當枕邊的沙漏越過換日線
夜不成眠
思念卸下一身雪白的棉絮
如霧瀰散  如歌動人
拋灑在這個溫暖的冬夜
無盡瑟縮  凝結靜止
隔著日昇  隔著月落
祝福化為雪花片片  飄然飛舞在草山之巔
在剎那  在永恆

節錄自萬福國小教師會給會員的生日祝福卡  潘君嘉

 

因為對於歸隱生活與大自然的喜愛,雪容特別選擇兩首唐朝大詩人:李白、王維寫情寫景的田園詩句,和我們分享,並且以閩南語唱唸出來,讓整首詩句更有出人意料的特殊韻味。
下終南山過斟斯山入宿置酒(李白)
暮從碧山下,山月隨人歸。卻顧所來徑,蒼蒼橫翠微。
相攜及田家,童稚開荊扉。綠竹入幽徑,青蘿拂行衣。
歡言得所憩,美酒聊共揮。長歌吟松風,曲盡河星稀。
我醉君復樂,陶然共忘機。
輞川閑居贈裴秀才迪 (王維)
寒山轉蒼翠,秋水日潺湲。倚杖柴門外,臨風聽暮蟬。
渡頭餘落日,墟里上孤煙。復值接輿醉,狂歌五柳前。

   


曾旅居加拿大的小青龍,擁有多次參加吟詩會的美好經驗,她特別帶來一本可以拉開來看,裡面

貼滿幽默風趣打油詩的立體詩冊,尤其透過丁凡唱作俱佳的念頌,讓現場氣氛頓時歡樂起來!

少女情懷總是詩,家宜很真心的誦念一首自創的詩文,她在一連串的疑問中,引發在場朋友對於

感情試煉的各自表述,同時更突顯Young Love 的單純之美。

決定失戀     小B
有那麼點懵懂無知  有那麼點瞎渴望
只想愛戀能有所歸屬
但是
你有聽見嗎 你有感覺到嗎
你的表白讓我心生退縮     我要的是聊聊月亮星星
你要的是觸碰我的體溫
難免有落差  難免有失望
我們能有交集嗎?   不了 
就讓一切都隨風吧!

丁凡別出心裁以清唱方式,將原住民的「我親愛的母親」簡單詩句,轉變成動人的歌聲,由於

是紓發自己對母親的深刻思念,唱來特別充滿感情,在她眼淚打轉的同時,我們每個人都被深

深感動!

走過紅磚道  (許文彬)
那天走過徐州路的紅磚道,尤加利的葉影拂亂我髮稍,
從法學院的正門望去,
圖書館前的杜鵑開得正熱鬧。
那天走過杭州南路的紅磚道,檸檬黃的月色洒遍我週遭,
從法學院的側門望去,
大王椰正款擺著她的纖腰。
我突然憶起
第一次班級舞會那華爾滋的心跳。
那天走過濟南路的紅磚道,棕櫚樹的身影已長高,
從法學院的圍牆望去,
教室裏教授已隨歲月老,
我突然驚覺我也不再年少。

平日在職場上,許大哥是位專業的律師,然而在吟詩會現場,他被濃郁的詩意感染後,引發他回

到多年前那位走在紅磚道的少年往事,於是以絕佳的記憶,將塵封的記憶打開,讓我們分享五零

年代的文藝浪漫的心事。

無錫旅情(許文彬)
煙花三月到無錫,桃柳嬌柔景色稀,
藕花深處觀雲起,落英春訊誤歸期。

這首情詩,許大哥送給雲英姐的情詩,在字裡行間巧妙的將眼前的景色與心裡思慕之情融合在一

起,事隔多年,再度唸起它,仍然是點滴在心頭。

頌歌集  泰戈爾
三十五

在那個地方,心沒有恐怖,頭抬得起來;
在那個地方,知識是自由;
在那個地方,世界不曾被狹窄的家國之牆分裂成碎片;
在那個地方,說話出自真實之深淵;
在那個地方,不懈的努力伸出它的手臂向著「完美」;
在那個地方,理智的清流,不曾迷失在僵化的積習之可怕的不毛沙地;
在那個地方,心靈被你引導前進,成為永遠寬大的思想與行為 —
進入那自由的天國,我的父啊,讓我的國家醒來。

三十六

這是我對你的祈禱,我主— 剷除,請剷除我心目中貧乏的劣根
請賜我力量來輕易地負載我的歡樂與憂患。
請賜我力量,使我的愛在服務中得到果實。
請賜我力量,使我永不離棄貧賤,也永不屈膝於無理的強權。
請賜我力量,使我的心靈超越於日常瑣事之上。
並請賜我力量,得以用愛來把我的力量投效於你的意指。

相較於許大哥的浪漫多情,雲英姐則顯得憂國憂民,多年來一直關心國內藝術教育發展的她,抓住

眼前的機會,以泰戈爾的詩,來表達內心始終熾熱的人文關懷。


 
袁汝儀老師以兩首寓意甚遠的英文詩,和我們分享,詩中字裡行間所閃耀的智慧之光,以及獨特

而無法忽視的創見,全在短短的詩句中,表露無遺。

保持事物完整 Keeping things whole(Mark Strand)
在一個領域裡,我是領域的缺席者。
這  總是如此。
不論我在何處  我就是那不見的。
當我行走  我切開空氣
而空氣總是   搬進來
充滿我身體行過之處的空間。
我們都有各自的理由移動。
我移動  是為了保持事物完整。

謳歌Ode(Arthur O’Shaughnessy)

我們是作音樂的人,我們是做夢的人,
從孤獨的破浪者身邊漂流而過,
並坐在無人的溪邊;
世界失去者與世界犧牲者;蒼白的月光灑在身上:
但我們是推動者與震撼者
對世界我們似乎永遠如此。
以美妙生動的小調
我們建立起世界上最偉大的城市,
從一個奇妙的故事  我們塑造一個帝國的光彩:
一個有夢的人,愉悅地,將勇往直前並攻克一頂皇冠;
三個人在一首新歌的時間裡  可以把一個帝國踏垮。
我們,在世世代代之前  在地球深藏的過去裡,
以我們的歎息建起尼尼微,以我們的笑語建起巴比倫;
並推翻它們
以新世界對舊世界的預言;
因為每個時代都是一個將死的夢,
或者是一個即將出生的。

芝卉拿出周夢蝶的詩集,裡面有詩人親筆的字跡,她感動於曾經與詩人至性至情的相遇,也驚歎於故人已遠行的事實,再度回首,只有在詩文中寄以無限的懷念。
約翰走路      (約會 / 周夢蝶)
早該走了!
可以走而不走。那人
從荒野中來    以深重而幽長的呼喚
為煙嵐,為牛羊     為遲遲的夜歸人指路
不知其不可如中酒

以苦艾與酸棗之血釀成
不飲亦醉一滴一卮一瓢亦醉
不信?世界乃一酒海
在海心。有幾重的時空
就有幾重酩酊的倒影

孔雀藍的花雨滿天
風乍起。是誰的舞腰如水蛇
在風中,被荒野的呼喚
澆醉復澆醒的風中
裊裊復裊裊。直到
裊低了天邊月
裊直裊亂裊瞎了命運的眼睛
劍的眼睛

血!終不為不義流。
拋一個只有過來人纔深知冷暖的淺笑
那人漸行漸遠漸明滅如北斗
手裡挾著自己的頭顱

 

一向喜歡參與藝文活動的小佳,是個重度的文藝青年,她果然選擇富有新意的現代詩,在抑揚頓

挫、鏗鏘有力的吟誦聲中,我們再一次聆聽到充滿年輕氣盛的詩文力量。

城市的躍衝(張國治)

曠野讓出 
草原讓出 
村舍讓出
田園讓出 
樹木讓出 
劇情讓出
遊戲讓出 
孤獨讓出 
雲讓出 
天讓出

高樓大廈 
你向上躍衝吧  
向上躍    衝
躍        衝 
躍   衝 
躍衝  

直到 
夢的繁星 







紛紛    
陷落城市的邊陲

 

吟詩會將近尾聲,由潘君嘉老師的「行動劇」壓軸,只見他以歐陽修的「醉翁亭記」開場,接著

隨著詩詞,飲下白酒,就在眾人一片驚喜聲中,他又拿出預藏的白頭巾,把雙眼矇住,繼續以高

亢而略帶三分醉意的語調,為大家詮釋詩興大發的太守歐陽修,精彩度百分百,讓吟詩會就在互

動與感動的情緒裡,完整的畫下句點。
 

   
 

首次舉辦藝類俱樂部的秋光吟詩會,感謝所有參加的詩友們,用田園詩、歌唱、打油詩、情詩、

名詩、新詩、行動劇詩,豐富了這場別開生面的以詩會友的聚會,相信在彼此的心中都留下甜蜜

溫暖的回憶,衷心期待下次的藝類聚會!再見!

Facebook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