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1 來塗人文的鴉

 

 

 

 

 

 

 

 

 

 

 

人文

文.圖/阿信,入行十年仍一直在找出路的國小老師

去年我開始在學校裡以辦公室為據點開始往外塗鴉,從我十年前進到這個學校就漆著綠色油漆的牆壁,我早就看它不順眼了。一開始,辦公室裡只有白色水泥漆,所以我就在綠色牆壁裡畫上白色的小獸,接著軟化綠色牆壁的界線,然後長出一堆莫名其妙的花,最後連門都從冷冰冰的不鏽鋼門變成紅色的假木門。

班上的小朋友經過看到大叫:「ㄏㄡˊ~老師亂畫牆壁!」

我回嘴:「對啊!怎樣!」

小朋友嘟著嘴:「為什麼你畫就沒關係!我們畫就會被罵!」

我揚著嘴角說:「因為我是老師所以我可以畫!」

小朋友抗議:「不公平,那我們也要畫!」

 

  

因為學校正開始推閱讀活動,所以我就臨時安插了與閱讀有關的塗鴉課程。首先讓學生分組,從童話或喜歡的讀本中討論出想要畫的主題故事,並要學生從童話或故事書中找出一句最能表達故事精神的句子,而顏料我也只提供黑與白兩色。

接著就各組從辦公室外的樓梯牆面開始往樓下延伸塗鴉。一個點會連成線,最後變成全面性的改變。

 

 

 

我記得我小的時候唸過一篇課文是講有個人因為一束花而開始整理房間的故事,這是正面的影響,相對的也有個破窗理論來當負面示範。總之,我希望這個改變會是好的改變而不是毫無目的的彩繪牆壁。所以要學生以文本為背景,並能思考出故事的重點。而使用無彩色則是要學生將注意力放在造形的表現上,不需要被色彩干擾,畢竟現在外面街頭甚至電視裡的色彩刺激已經混亂到一個極至了。

有些同事經過時會停下來好奇的問我塗鴉的出發點是什麼?

我記得我畫牆壁的歷史可以推到我小學的時候,我把三合院的白灰牆整個畫了一大圈,連曬穀子的大埕也被我拿磚塊畫的亂七八糟,塗鴉的內容從在筋斗雲上面尿尿的孫悟空到穿芭蕾舞鞋的白雪公主都有。一開始都只用鉛筆,到了國中有了廣告顏料,整個牆壁就變得五顏六色了。相較於現在小孩只要把牆壁弄髒就會挨罵,我是幸福的,因為大人不常在家,所以我怎麼畫也沒挨過罵。

至於現在,我沒有街頭上塗鴉客的政治意識或路人隨意揣想到令人發噱的陰謀論,更不是某些老師說的是為了評鑑。我只是很單純的想給這個硬梆梆的空間一點軟調子,因為我在這裡工作,學生在這裡學習,而我的工作剛好是要孩子多一點創造力,多一點想像力的美術老師。

最近我又把辦公室的門改成華麗的拱門,兩旁添上柯林斯式的柱子,裝了兩盞溫暖的弔燈,擺上桌子,有老師來幫忙掛了畫,然後我們幾個老師開始想著如何在這個角落讓學生可以在下課的時候來這裡看看老師推薦的好書,好的動畫作品,然後讓孩子自願來這邊說故事給其他小朋友聽。

我要回應

Facebook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