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生態攝影中學習到的生命與愛

文/謝基煌 圖/基煌老師與他的學生們

攝影是真實生活的影像紀錄,畫面中的影像如果未經軟體合成,都充滿著真實感,生命之美透過攝影作品的真實記錄,總是非常的動人。透過相機,孩子們會變得非常的專注與投入,我試著透過生態攝影的方式讓孩子們能夠記錄生態並體會生命,更希望他們能夠愛護身邊的生命與生態。而要讓孩子感動最好的方式就是老師自己要感動,自己先有這樣的經驗後,再帶孩子親身去感受和體驗,下面的故事就是我從生態攝影中感受到記錄…

蜻蜓的戰爭

有天中午在水草塘中撿福壽螺及福壽螺卵時,突然聽到空中有蜻蜓翅膀的拍打聲。這些聲音在水草塘還滿常聽見的,因為蜻蜓交尾或是追逐時偶爾都會發出翅膀互相拍打的聲音。但是這次的拍打聲異常大聲,抬頭往聲音的源頭望去,在眼前出現的竟是麻斑晏蜓和大華蜻蜓正纏在空中廝殺!

就在我聽到聲音一抬頭望去的剎那,身材較小的大華蜻蜓已經倒臥在水面上了。倒臥在水中的大華蜻蜓剛開始一動也不動,突然我發現牠有要掙脫水面的動作,可是卻無法拍翅飛行。

激鬥後躺在水上的大華蜻蜓

因為就距離自己不遠,而且自己身上正穿著青蛙裝,所以我就走向前,將那隻大華蜻蜓雌蜓托起。就在那刻,我完全瞭解這一切的始末。這隻大華蜻蜓的腹部一直在收縮,牠半折的尾部露出很多的卵──原來牠正在產卵,就在牠蜻蜓點水的那一瞬間,剛好在水車前花上產卵的麻斑晏蜓飛過來「結束」了牠的生命。因為牠們的後代都在這個水草塘生活,為了減少自己子女的競爭對手,麻班雌蜓就只好痛下殺手,結束了大華雌蜓的生命。我捧起大華雌蜓時,牠的頸部已經折斷,露出頗大的裂痕。剛才麻班雌蜓應該是咬斷了牠的頸子,難怪大華雌蜓完全無法動彈。

脖子被咬斷的大華蜻蜓

看著大華尾部的卵,我突然發現,雖然牠全身已無法動彈,但是腹部卻一直在收縮。感覺牠還在盡最後的努力,想要將卵產入水中。看著看著……突然有種想流淚的感動。這就是母愛,母愛的偉大就在為了自己孩子的生存而變的不擇手段;母愛的偉大就在自己生命已即將結束時,仍不忘讓自己的後代能夠活下去。這樣的故事或許發生在我們的身邊已不知道有多少次,但卻是我第一次和這樣的故事如此接近,還好當時的我正穿著青蛙裝在水塘中……。在感動中,我將大華雌蜓的尾部放入池中,利用晃動的方式,讓尾部的卵順利散落在水中,完成這隻大華蜻蜓媽媽的遺願。

大華蜻蜓腹中的卵

生命教育,緣起於生活中的感動

這篇自己的親身體驗,成了我對孩子講述生命教育或是母愛偉大時,最好且最直接的教材。

希望孩子感動,老師一定要先感動,最好是有親身的體驗。透過親身經歷的感動,才能將這樣的生命體驗,像音樂一樣感染到孩子。對於我來說,經過這樣的歷程,大華蜻蜓和麻斑晏蜓已不只是兩種蜻蜓了!牠們對我來說是有故事與感動的,之後對於麻斑晏蜓的飛行聲,我變得更敏感,在水草塘看到牠在飛行或是停在水生植物莖上產卵時,也都會特別注意附近是否有大華或是其它小型的蜻蜓正在產卵。

交尾中的大華蜻蜓

雖然我沒再遇到第二次,但知道這樣的事還是會一再地發生,因為這是動物的天性與母愛。現在的我,每一次在水草塘的晚上,都會希望看到大華蜻蜓水蠆爬出水面,看到破殼挺身羽化的牠們。因為每一隻羽化的大華蜻蜓,都有可能是我那一天放入水中的卵……

這個故事成了我課堂上都會提到的小故事,這是個關於蜻蜓生態、關於生命、關於母愛、關於孩子身邊實際發生的小故事。孩子們聽到這個故事時,都會對於大華蜻蜓媽媽的母愛與麻斑晏蜓的殘忍提出自己的看法。剛開始他們還是會有大華蜻蜓媽媽是好人,而麻斑晏蜓媽媽是壞人的印象。這當然是孩子的初步印象,因為陌生而產生誤解,就像我們常常認為蛇有毒、很冰冷、很無情,但是進一步了解蛇之後才會了解,蛇其實是更怕人的,蛇的母愛與親情其實也是很動人的。關鍵就在於了解,了解之後才能產生同理心,才會去愛護牠們。

因為孩子們對於麻斑晏蜓是陌生的,所以知道晏蜓咬斷大華蜻蜓媽媽的舉動後,孩子當然會討厭麻斑晏蜓。但是當我讓孩子們看了麻斑晏蜓的產卵與羽化過程的影片,當他們能夠更進一步了解麻斑晏蜓後,孩子們對於麻斑晏蜓的討厭程度就降低了。還有孩子說:「麻斑晏蜓媽媽好辛苦喔!要很辛苦的將尾部的卵刺入植物的莖中,好辛苦喔!不像有一些蜻蜓,只要將尾巴點入水中就完成產卵的過程!麻斑晏蜓媽媽的產卵真的好辛苦喔!還有麻斑晏蜓從水蠆羽化成蜻蜓的過程也是非常的辛苦!」

影片中除了可以看到像變形金剛的羽化過程外,還呈現了水蠆羽化失敗還被螞蟻大軍攻擊的過程。經過這段歷程後,孩子也能體會到大華蜻蜓媽媽的偉大。麻斑晏蜓媽媽呈現的,是另一種偉大的母愛。

這樣的感動,都來自孩子的身邊,也才能真的感動孩子……。

學生拍的麻斑晏蜓產卵

Facebook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