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袁汝儀的民族誌實踐初探談藝術及其教育的田野工作研究/吳世偉

五、碩士班田調實習課的教育推廣實踐

        袁汝儀深知人類學田野調查與在地民族誌基礎知識的重要,因此一直在臺北教育大學藝術與造型設計系碩士班開設田野調查實習課程,目的在於培養研究生從事藝術與藝術教育民族誌的技藝與興趣。課程活動中由潘英海擔任民族誌田野理論原典講授,每週實作進度指導由她負責,並曾以 Fetterman 的《民族誌學》作為輔助教材,兩者同步進行;這門協同教學訓練,因而從質性研究上升到人類學民族誌研究的視野,對許多系上研究生來說,這是他們與人類學的首度接觸。這項課程的特點還包括為期一學期長度的田野工作,調查的議題只須合乎廣義的藝術範疇,不拘於學校或社會藝術教育;研究方向除考慮個人興趣和田野可行性外,最好是創意的、新興的現象與課題;但是研究對象或報導人卻必須排除熟人、親戚朋友和利害關係人。這層設計的著眼點,源於人類學的成年禮是在異域和他者的文化中完成的,田野工作並不只是收集資料的方法,也是訓練研究者的視野與能力的過程;而人類學式的民族誌研究,更必須把自己對他們的習以為常與評斷擱置在一旁,學習從他者的觀點理解其文化,並在過程中學會認識自己。這種透過民族誌田野調查去了解他者的藝術行動,對學生來說是全新的體驗,和原有的認知不同,也和系上其他教授的課不一樣。一方面是受到袁老師豐富學養與諄諄教誨的態度所感召,也被潘老師口中的幾位人類學大師說服,以第五屆研究生來說,十位修課生中竟有四位初生之犢不畏虎,選擇以田野實習課題延伸發展,成為碩士論文題材。

        現代人類學的文化理論,大都來自於根據田野調查與所書寫的經典民族誌報告,彼此往往緊密結合難以分割,因此本科系學生除了大學部的田野實習和碩、博班的論文研究等學程,專注於田野調查實作演練以外,其餘所修習的每一門專業科目,幾乎都同時涉及文化理論、田野工作與民族誌書寫三個層面,貫穿整個從大學到研究所的訓練過程,這是人類學系民族誌田野學習的最大特色之一,也是其他學科系所的田調能力養成中,所難以望其項背的地方。這種不足在北教大田野實習課也不例外,袁汝儀和潘英海當然也清楚,但是他們通過二人的學養與田野實務經驗,以緊盯每週課程與每人田野進度,用加倍的努力來弭補先天不足。人類學系調查訓練大約經歷田野進入、文化衝擊、建立和諧密切關係、田野擴散與文化理解等階段,這項實習也大抵貼著這一程序進行,不折不扣,與部份田調訓練做半套或玩票性質者截然不同,較麻煩也較費工夫。以作者為例,作為一名田調生手,我的蒐集資料與論文寫作時間,幾乎是同學的三至四倍長。雖然幾屆下來,只有我的碩士論文研究與書寫,勉強合應人類學民族誌的要求;但是其他一樣接受論文指導的同學,由於這門課程的磨練,大都也逐步進行田野工作,依據豐富的資料,完成扎實的質性研究。

        從同儕之間常面臨的問題來看,例如希望越早越好儘快完成碩士班學業,或是不善於人際往來而備感壓力,或是屢處於局外人位置難以進入當地脈絡等,田野技藝與浸潤時間顯然是民族誌研究的重要考量因素,何況還要面對大量文字和影音記錄資料的謄寫、輸入與分析。這些考量對於其他學門師生構成嚴格的挑戰,有的質性研究指導教授甚至認為礙難施行,忽略了在人類學本科系研究生來說,田野工作是成年禮,是家常便飯。袁汝儀身體力行,一再以她的藝術教育民族誌實踐,突顯了人類學方法用於藝術與藝術教育研究上的可行、可貴與可能貢獻;也以她的實際教學,證明人類學田野調查實習課程的意義與價值。袁老師的學生中我是資質最平凡的一位,對老師的信賴和穩定的工作,幫助我克服時間長度與信念動搖的考驗;我的論文探討台灣的非洲藝品文物的在的處境與知識建構,三百多頁的內容主要來自於長時間田野所得的厚數據,改寫成三十頁後,幸運刊登於第21期藝術教育研究期刊內;或許可以說透過這篇刊載,間接證實也肯定了奠基於田野工作、跨領域雙指導、人類學詮釋系統,與這門實習課程上的訓練、學習與努力。

        修課當時,人類學對我還是一個非常陌生的國度,為了吸收更多田野實習以外的知識和經驗,遵循袁老師的建議,每個學期每週一天,我從臺中搭車到臺大人類學系旁聽;系上教授的包容、袁老師的鼓勵和藝術與文化人類學的吸引力,成為持續往返的最大動力。從臺大洞洞館到水源校區教室,聽課的範圍儘量聚焦貼近在人類學與藝術交會處,其中如趙綺芳的藝術人類學、謝世忠的觀光文化與全球人類學、林瑋嬪和林開世的文化人類學基礎理論,以及胡家瑜的物質文化、消費與文化、文化商品與文化資產專題討論等課程,對於我理解藝術人類學有很大幫助,他們的英文教材與論點帶給我許多啟發。臺大附近有許多書局,那些年光是賣簡體字版就有七家,二手書店也有九家,我把逛書店當作每次課後例行活動,努力搜購跟人類學和藝術相關的著作,尤其以人類學、藝術人類學與藝術社會學等經典著作的中文譯本為主;從謝老師和胡老師借來的參考書中有許多藝術人類學外文原典,臺大圖書館中也查獲不少相關英文著作,部分原文讀本正好可和譯本相互參閱。這些付出本來只是受到袁老師啟發與鼓勵,沒想到卻也有化為具體行動的機會,在她打算於系上開授碩士班藝術與文化人類學這門課時,叮囑我協助規劃整學期課程;後來她生病期間,更交代我擔負起實際講授工作,將個人對該領域的興趣和學習,形諸於藝術人類學課程設計與教學。鄰校選修課業,本來就是系上課程設計的考量,而鼓勵研究生經由雙科系指導和旁聽論文相關課程,在藝術與藝術教育缺乏真正跨學科、跨領域研究經驗的同時,袁汝儀指導筆者這些研究上的作法,無疑也是人類學式民族誌研究可行的教育推廣實踐之一。

Facebook 留言板